简特一扇门

心和身体…

进步让人欣喜

禹迹恒舟

—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1%的电量,信号恢复些许。

刚才那通电话让我背后发凉,电话里的那个“我”声音跟自己一样。跟平时自己唱歌时听到自己声音时感觉一样,恶心,我确定那是我的声音,除了那奇怪的上扬语调外,其他跟我说话无异。电话挂断的那一刹那,那种掉进水里四边无岸的感觉在心底越发的明显了,我快要被淹死了。

我努力的回拨着朋友的号码,13%-11%,始终无法接通。那个声音是我么?如果是我,那现在坐着这手足无措的是谁?不对,我难道穿越了,对,我一定是穿越了,我难道他妈附在什么人身上了?对,自拍,我拿起手机,黑影。打开闪光灯,白影。还剩9%。搞笑呢?我真穿越了?我在河边,对,我在河边。我发疯一样跑到水边…

倒影是我,那么,他是谁?我心里有些发毛,阳光洒下,树影斑驳,四肢冰凉。

我得想办法充电,我得找个安全的容身之所,我得有东西吃,我得弄清楚我在哪。我必须离开这里。起身,几步,老样子,无服务,往回几步,1格信号。

为什么这里会有信号?这件事情一直折磨着我。如果不是月光带来信号,难道是树和拱桥形成了什么特殊的触发点?反正我也参不透,要死不死,我走了。

我又想起那个小食摊老板莫名的笑容,那个和那句“吃吧,异乡人”。那么,就从你开始下手吧。走回那条来时的路,摊子还在那,老板在忙。许久,老板回过身来,又带着那种莫名的笑容,拿着几个油炸的面疙瘩,又用那种莫名其妙的上扬语调:“你又来了,吃吧”。
“老板,你认识我么?”我问。
“不认识,没见过,但是,我见过跟你差不多的人,你们都很奇怪” 老板还是带着莫名的笑答到。
“跟我差不多?”
“是,打扮和一脸疑问的样子都很像”
“他人呢?“
“没再见过。”
“老板,麻烦问下,现在是什么时候啊”
“哈哈,他也问过,今天11月26号么”
“11月26号???几几年?”
“2014年啊!“
拿出手机,2014年11月26日,晴,头晕目眩………

我必须记录下来….4%的电量,树下,拱桥旁。

禹迹恒周

23%电量,一格信号
我关机了,不知道是不是也许就再也冲不上电了,再开机,还有23%。

从昨天有信号的时候我就开始尝试着打电话,一直都是呼叫失败,随后信号消失。不知道为什么,白天竟突然也有了信号,信号的来源是不是跟月亮无关?看看了头顶这棵树,看了看拱桥,我没找到什么特别的地方, 尝试往前走了几步,信号消失,往回走几步,信号恢复成1格,我又蹲坐下,哪都不敢去。

我开始尝试整理我的脑子,清末的民初的装束、古旧的房屋、语调极其奇怪的普通话、没有女人、给我食物那人若有所思的笑,乱七八糟的事情交织在脑中令人毫无头绪。我到底他妈的在哪?我该怎么办。

手机的电量慢慢的在流逝,我紧握这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。正想着,手机震动了,一个熟悉的号码,韩翔忱,我颤抖双手,按下了接通。

电话通了,我刚要开口,电话里却传两个声音。一个是熟悉的韩翔忱。而,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竟跟我的声音一样,而且竟也说着那种奇怪语调的普通话,我努力的去听他们说话(或者说听那个我说话)却怎么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非常嘈杂的声音。随后电话挂断了……

14%的电量,信号微弱。